阅读历史 |

下山去 (第1/7页)

加入书签

路乘睡了这几天里最足的一觉,平常都是一到点,商砚书就会把他叫起来修炼,今天他却一直睡到自然醒,而且醒来后发现他正睡在商砚书怀中,对方的心情似乎很愉悦,支着下颌,一脸温柔地看着他。

“醒了?饿不饿?为师带你去吃东西?”商砚书摸摸路乘的脑袋,与之前摸小狗似的动作不同,他这回的动作更轻柔一些,像是摸着一只名贵的小狗。

“嗯!”路乘用力点头,因为昨夜消耗过大,他原本还有点疲惫,但一听到吃东西,他立马就精神了。

“走。”商砚书带着路乘下山,到集镇上大买特买,除了把路乘想要的零嘴都包圆了外,还主动把自己仅剩的几株灵草喂给路乘加餐。

路乘吃得很满足,且因为商砚书今天对他格外放纵,他还得寸进尺地又要了个风车玩具。

回山的路上,路乘举着小风车,“呼呼”地乱跑,像只在林野间轻灵跃动的小鹿,快乐且恣意,等跑累了,他就又回到商砚书身边,晃一晃商砚书的手指,商砚书便了然地将其抱起,等路乘在自己肩膀上趴稳了,再驭云带着路乘回去。

虽然是驭云飞行,但商砚书飞得也并不快,一路都是悠哉悠哉,像是春日里的闲暇漫步,他今日心情难得的愉悦,可能是近几十年中最为愉悦的一天,于是对着路乘也就格外纵容,几乎无有不应,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态改变的原因,路乘举着风车乖乖趴在他肩头的模样,他竟然还瞧出了几分乖巧可爱。

有那么一刻,商砚书觉得养个徒弟似乎也不错,但是,他的一切好心情,一切的愉悦与和蔼,都注定在回到山中开始教路乘修炼时戛然而止。

不修炼时,商砚书可以和路乘相处得和谐且融洽,师友徒恭,但一但开始修炼,商砚书心中的火就蹭蹭蹭地往上涨,劫火反噬尚且不够让他殒命,但是教路乘修炼却是真的可能会把他气死,在没养路乘前,商砚书都想不到一个人为了偷懒能找多少借口,为了不练剑又能耍多少无赖,路乘但凡把找借口偷懒打盹的精力拿出一半放在修行上,都不可能十年了才刚刚练到筑基。

没错,一晃十年过去,比商砚书原本预计的一年整整多了十倍的时间,路乘终于筑基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