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盗版与正版 (第1/6页)

加入书签

翌日一早,商砚书如约带着路乘下山,在樵夫家汇合后,与樵夫的儿子王富一起,驾车前往平安县。

“仙师坐得还习惯吗?要不要我放慢点速度?”王富坐在车前驾马,回头问板车上的商砚书路乘二人。

他的马车并非是载人的厢式马车,而是拉货用的那种板车,虽然在县里做生意,日常的衣食不愁,但也远远没到富庶的地步,因此家中只有这么一辆经济实用的板车,能拉货也能载人,就是坐起来有些颠簸。

“无碍。”商砚书盘膝坐在颠簸的马车上岿然不动,绣着墨色竹叶纹的月白衣袍迤于身前,头戴云纹玉冠,腰系一支碧玉短箫,俊美的面容温和且谦逊,一副飘逸出尘的仙人模样,与昨日的懒散截然不同,十年间他的真面目除却最恶劣的那一部分都在路乘面前暴露得差不多了,但此刻下山面对外人,便又装模作样起来。

“好颠啊……”路乘揉揉自己被颠疼的屁股,委屈巴巴地问商砚书,“师父,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飞过去?”

当然是为了让你受点罪。商砚书心里这样想,嘴上则冠冕堂皇地说:“不必急于去县城,为师想趁此时间了解点事情。”

“仙师想知道什么?”王富立刻道。

“邪祟一事的经过由来,越详细越好。”商砚书道。

“那是一个月前的事了……”王富回忆道,在一个月前,平安县发生了第一起命案,死者是露宿街头的乞丐,且死时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因而初时并未引起注意,只以为是暴病而亡,由差役将尸身搬走了事,但很快发生了第二起,这回是夜宿花楼的富商,因为嫌屋中闷热出来透气,却一去不回,同伴出来找时,才发现其已经死在了花楼的后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